快乐赛车有限公司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洗漱用具 >
其他机型都以商务舱为顶配
2017-10-15

  《摘金奇缘》片头有这样一幕,备了U型颈枕的女主随男主登上了虚构的Pacific Asean航空的航班后,意外发现自己真的是落座在头等。

  在受到了种种“惊吓”后,她兴奋地感受并夸赞了舱内睡衣的顺滑质地,并欣然换上睡衣享受变身卧室的客舱,入味地听起了睡前故事——《Nick Young和他的家人》。

  睡衣显然是比洗漱包门槛更高的飞行纪念品,多数航司仅在头等配备,这在很多航司以商务舱为顶配的当下更显珍稀。尽管乐意重金飞头等的乘客并不在乎区区一套睡衣,但睡衣俨然折射了航司的走心程度和审美情趣。

  下面让我们盘点,各大航司的两舱各用怎样的睡衣来诠释自己的品牌精神和飞行美学。

  阿提哈德是航空界大胆革新的典范,在休息室引入六善水疗、把经济舱头枕进化为更助眠的固定翼头枕(Fixed-wing Headset)、让商务舱变身为Studio、在380头部植入了自带起居室、卧室和私人浴室的空中观邸。

  其380的头等舱(还不是顶配的“空中官邸”)早早就设置了彼此独立的起居榻和睡床。

  也能和相邻舱席打通成一个双人卧室,这样的客舱概念早在2014年就正式投入运营了,足见阿提哈德的先锋与前瞻。阿提哈德的睡衣也不甘示弱,在推出了由高定大师克里斯蒂安·拉克鲁瓦创作的睡衣后,又推出了一款适合在机上和下机后穿着的“百变”便服。

  这款颇具变色龙气质的便服由阿布扎比年轻品牌A Friend of Mine by Xpoze操刀,融入了阿布扎比传统服装质朴、流畅的线条。也巧妙掺入了当下流行趋势。将阿提哈德“母港”的在地美学和阿提哈德的先锋精神巧妙交融。

  这确实是一件很中东、很国际、也很实用的飞机装,在陆地上出街、休闲时也极尽用武之地。无论飞阿提哈德头等还是官邸都能得到。

  只要是卡航的长线过夜航班,无论商务还是头等都会派发睡衣,而且都出自英国家居老牌The White Company,只是头等的款型前襟带扣,质地更顺滑,另附拖鞋。商务的更像长袖汗衫、面料更糙、掉线更严重而已(但还是比之前的商务睡衣强)。

  另外,卡航的服务、舱席和Brics硬壳洗漱包始终是深得我心的,多哈休息室尽管食物越来越简单,但建筑构造、内饰、氛围无不如有神助。

  “中东飞行三杰”中的另一位大哥阿联酋航空的睡衣则大打科技牌。这款与Matrix合作的睡衣号称采用了微型胶囊活性保湿技术,即在布料中使用千万个可在活动过程中不断温和释放天然保湿海带因子的微型胶囊,为乘客的肌肤持续补水保湿。

  这种微型胶囊技术可锁住保湿因子能经得住水洗10余次,或许会成为注重保湿人士的登机常备。

  土澳的国航Qantas可丝毫不土,人家早早就在头等舱里派发SKII洗漱包。并在2013年推出了由Martin Grant操刀的空城制服,16年底更是再度携手Martin,为头等舱乘客设计了洗漱包和睡衣。

  这位生于澳洲、现居巴黎的设计师的影响力可不小,安妮·海瑟薇曾穿他的设计出镜,梅根出访澳洲也点名要穿他的作品跟澳洲人民套近乎。瞅一眼他的设计,确实都简约利落,完美诠释了端庄悠然两不误。

  Martin为澳航头等舱乘客操刀的睡衣延续了其时装干净利落的作派,并选用了其钟爱的海军蓝配黑色,肩头带有精致的布饰,简约而别致。

  不过,澳航头等仅限A380机型,其他机型都以商务舱为顶配。不过,澳航商务舱也慷慨地提供睡衣,但不是设计师款,拖鞋也需要自备。

  《摘金奇缘》的头等舱场景其实浓缩了各大航司的影子,酒吧的原型来自阿联酋航空、快乐赛车座舱的开闭式移门融入了新航上一代套房的神韵、至于那件被女主拿到脸颊旁兴奋地揉搓的镶边睡袍,和国泰上一代头等睡衣——上海滩款颇为相似。

  国泰的品味向来深得我心,不管是商务舱派发的78%洗漱包,还是近年来热衷启用Ilse Crawford操刀的休息室,连头等舱座席都出自大名鼎鼎的福斯特事务所(酒店作品包括新加坡嘉佩乐和苏黎世Dolder Grand)。

  2013年7月起,国泰启用「派」作为其头等睡衣供应商。这款睡衣采用100%有机棉确保触感天然舒适,独特的领口设计,令乘客得以在中式立领和西式睡衣两种穿法间自如切换,单排领扣上的鲜红缝线别致又点睛。

  目前,「派」已经和国泰成功续约,2020年能飞到CX头等的飞友都还有机会收藏这款睡衣。

  UA这两天刚更新了洗漱包,顺便提一嘴,由原先的Cowshed更替为Sunday Riley。

  但精品百货Saks Fifth Avenue寝具(包括羽绒被、轻巧毛毯、一大一小俩枕头)和Polaris特款睡衣维持不变。

  更在于其向来鄙视推拉移门和科技感的态度,坚决使用帘子保持隐私、用家居款台灯增添暖意。

  法航的新头等睡衣也坚持每半年发布新款,捍卫其母港巴黎时装之都的地位。新一季的法航头等睡衣交错着深灰和蓝,胸口小袋上绣有象征法航展翼的海马Logo,采用精棉材质。

  顺便预告下,法航的19年春夏款洗漱包也发布了,开闭间让人有了拍电影的冲动。

  瑞航始终有着很温婉体贴的服务、净素高雅的机舱和水准出色的餐饮(美酒、芝士和Hiltl加持的素餐都可圈可点)。

  瑞士航空向来热衷在机舱内宣扬瑞士国货。全机派发瑞士巧克力、商务舱派发瑞士军刀出品的洗漱包、头等舱除了La Prairie护理品,还有Zimmerli睡衣。这个创立于1871年的精品内衣品牌,一直坚持手工制衣。

  瑞航款Zimmerli睡衣会在领子最顶端绣上一枚红色纽扣,致敬瑞士的国色。

  老牌的汉莎选择了1881年创立于柏林的服装老牌Van Laack。这套“五十度灰”睡衣拖鞋系列将德国人的务实、保守展现得淋漓尽致。

  蛮多人吐槽英航东西极度难吃,硬件老旧。我个人对BA倒是情有独钟,尽管其商务舱座位是崩溃的2-4-2,头等似乎还不敌很多家的商务。至于食物,我每次都吃得挺满足尤其中式配餐,还有海量高颜值和高亲和度员工,令每趟BA飞行都无比愉悦。

  我记得前一阵看到杨紫琼专门发了Facebook吐槽BA,说BA伦敦-新加坡段创下了她最烂飞行体验,不知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但也有蛮多明星发帖秀他们穿了BA的睡衣,展现他们在BA机舱里很High,比如杰西卡·阿尔巴。

  BA头等派发的睡衣是胸前绣有BA丝带Logo和“First”字样,呈上时由白丝带扎起。

  看了上述9家的睡衣表现后,我有找了我朋友圈里最殿堂级的飞友,看看他们最心水的航司睡衣有哪些:

  国泰头等的「派」能直接穿着出街。硬要给他们来先后,国泰头等和长荣商务当先。

  毫不犹豫地选日航头等睡衣,绒绒的,触感绝佳。(我记得他最爱的洗漱包也出自JL,LOEWE的那版)。

下一篇:没有了